50块钱推广网站效果好,永久收录到本网站请加QQ:3106271525

《高达 G之复国运动》好看吗?经典观后感10篇_观后感_影片观后感_格言网

2019-03-30 11:00:08来源:编辑:热度:100000+
导语:《高达 G之复国运动》好看吗?经典观后感10篇_观后感_影片观后感_格言网

《高达 G之复国运动》是一部由富野由悠季执导,石井マーク / 嶋村侑 / 寿美菜子主演的一部科幻 / 动画类型的电影,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高达 G之复国运动》观后感(一):哇!你们都比光头懂高达!

正所谓是种蛋独后无高达,“本格高达作品”的概念至今已经鲜有人去细想。自W开始,接过光头位置的聪明人早总结出了非常实用的套路:一台强力而且可以随剧情升级换代的高达,一个戴面具的宿敌,一群不管为什么总之就要和地球政府对干的宇宙居民,一些感情纠葛然后开MA的女人死了,如此这般。再配上一些或新或旧的噱头,看着新动画、打着GVG的高达粉们终于比光头更懂高达了。

此情此景,即便是穷尽毕生精力摆脱高达束缚的富野,也完全不能感到欣慰。其实戏剧般与他如影随形的,也不止是高达而已。据他自称,他对巨大机器人题材本无兴趣,只可惜除了高达以外,他的绝大部分作品也还是这个范畴。三十五年前,他还有着浓密的头发,名字也还写作土气的富野喜幸,在又一次接到萝卜片企划的时候,他决定塞进一些私货。

于是世人看到了第一部高达。0079成为了无数梗的滥觞,至今那些没补过番的人仍旧乐此不疲地引用。数年后,富野再接再厉拿出了Z。作为少有的续作超越原作的典范,Z绝对堪称高达史上巅峰之作,没有之一。

这两部作品基本囊括了认真把“高达”当成“独立创作”的富野所想说的东西。少年的心态、人之间的隔阂、战争的沉痛,不同于单纯宣扬热血奋斗的传统萝卜片,富野毕竟自诩教育者,具有社会责任感、对作品的影响力负责的作者就应该言之有物。而在那之后,无论是试图转型而没成功的ZZ,还是结束了骡鸭多年恩怨的逆袭,还是力图另辟蹊径的F91和V,都已经或多或少掺入了系列作特有的印记。尤其是V,此时的富野因抗拒高达陷入某种偏执,成为了著名的黑富野。

很显然,富野在V之后养病多年,再次复出面对已开枝散叶、商业化持续火热的“高达”二字,也不可能再复79、Z时代的纯粹干劲。意识到“高达”的影响力也是自身责任之一的他,用巧妙的方式创作了?这一总结与新生之作。?从富野复出后试水的第一作《灵魂力量》中继承过班底,所涉及的内容也从《灵魂力量》的主题“亲子关系”更进一步,扩展到月之民对地球的归属感,继而由作品本身指向作为本源的高达系列作品。在?中,该讲的都已说完,?即是“全部”。再那之后若还要借题发挥,未免有蛇足之嫌了。

类似于灵魂力量,返乡战士也可视作复国运动的试作。从画风上二者本就一致,令人自然而然产生联想;以舞蹈表达年轻人的干劲,这一意象也是如出一辙。虽名为“返乡”、“复国”,较之之前说的归属感,这两部作品说的却是少年前往广阔世界的探索。返乡战士相对轻松,复国则要兼顾更多内容。作为一部要发挥“高达”,确切说是是“富野的高达”影响力的作品,复国中随处可见那些时代眼泪:博物馆里的扎古,圭亚那坑道里的水产(是否说明虚构地点加布罗其实在圭亚那?),还有吝啬一提的“高达”和“NT”。众多元素的介入,一如既往的群像剧演出,导致26集篇幅捉襟见肘。不过光头似乎本意如此,他并不需要讲一个完整详实的故事,只想表达(并不非要你理解)。毕竟人已老,再怎么挤压老脑筋编排故事也不是正道。

因而复国运动既是高达,又未必是高达。这个年代看动画的年轻人,比之昭和前辈们苦恼于社会发展变迁、奋斗途中的艰难、人际得失,更普遍的问题是他们往往不出门,或者沉迷于网络。光头早在开播前便说,这动画就不是拍给你我这种看完动画不受触动、立刻又上网评头论足的人看的。也许他自己也在疑惑,是否有人真能体会他在ED歌词中写下的期盼吧。

踏出一步,奔跑起来,元气的G就是初始的G。

战场在荒野。荒漠、宇宙、残败的文明遗址是富野作品的标志性场景。不再用连串的便当吓唬你“你能生存下去吗”,返乡战士中走过西伯利亚的风雪,便有南国广袤沃野;复国里登上首都天梯,月亮之外尚有金星海洋。贝尔利最后轻装进发,在大地上驰骋游历,光头竟客串指路。结局之美私以为不逊色于黄金之秋。

被设定束缚了灵魂的高达宅,你们懂个O什么叫高达!(←请加上富野的颜艺)

《高达 G之复国运动》观后感(二):贝尔利·赛纳姆为何成为NewType(看完24集之后的感想)

记得第2集看到一行人闯进旧时代MS博物馆的时候,我是对本片非常失望的,按富野由悠季一贯的作品来看,既然要讲新世纪的故事,就理应摒弃那些过时的、陈旧的设定(当然也有些重要的东西需要继承,但绝对不应该是MS),所以到第15集“NewType”这个词又出现时,我亦感到相当反感。

直到第24集,克里姆和昆帕的两句话产生了一个矛盾,同时这个矛盾为今后故事的走向形成了巨大的推动:在首都塔与阿梅利亚这些地球居民的眼中,金星环与永贺的宇宙居民是打破“脐带教”禁忌的宇宙世纪流毒;而在宇宙居民的眼中,地球居民又是一群原始且好战的野蛮人。所以在双方的眼中,对方的文明走向都会重蹈宇宙世纪的覆辙。

他们两方的看法或多或少正确的,宇宙世纪的毁灭根本两点正是人类“过于膨胀的科技”和“原始的好战心理”。G之回归行动是想让宇宙居民回归地球,以此避免人类在宇宙世纪发生过的悲剧再次发生,但从这集芭拉拉的结局看来,不管G之回归运动是否会成功,它的内在意义至少已经是失败了。

那么假设富野不想把这部片子拍成这样的悲剧(事实上他自己也说过这片子是给小孩看的,且根据这几年他的风格来看,一般都是良性的结局,这次应该也不会太出格),接下去又该如何把这个快成定局的流向改变呢?

这个突破口就要回到当年的那个老概念上---NewType

最早NewType的出现是人类为了适应宇宙而做出的进化,但是这一进化因为人类本身的狭隘而变质以致失败,NewType的失败也最终演变成了宇宙对人类的拒绝。

其实在UC为背景的故事进行到UC0093年的时候,富野已经表现出了“NewType必将失败”的迹象,在这之后由他执笔的UC作品中,几乎每部都想用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UC的故事,0093年夏亚的地球寒冷化作战、0105年哈萨维的内阁暗杀、0153年原定的V2高达光之翼失控等等,这一幕幕背后是富野对自己当年想法的否定,也是他迫于开启新世界的急躁,所以在后来的《Turn A》中,他毫不犹豫的让月光蝶把旧文明付之一炬。

可以说UC时期的NewType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他们所处的时代,人类只有迈入宇宙世纪才能成为NewType,但宇宙世纪一开始便伴随着战争,他们在战争中成长,所以他们无法终止战争,在时代洪流面前他们仍只是一个士兵,由于守旧观念和权力集团的束缚,他们永远无法成为引领者(曾经其实有一个人几乎成为了引领者,但是最终他输给自己的气量)。

所以在G之回归计划变质、人类即将再次走回宇宙世纪老路的现在,贝尔利成为了NewType这件事产生了一个微小但坚实的特异点。虽然他在为人处事上还很稚嫩甚至有些情绪化,但他的目光已经比昆帕、法皇甚至拉古在内的所有集团的任何人都要深远,他能感觉到宇宙居民和地球居民双方观念中各自存在的不合理,以及战争这件事本身的不合理,虽然他不能用言语准确的表达,但是他用他“想继续当海盗”的中立行动表达了自己对两方观念的反感。

如果贝尔利在本片最后能影响到整个局势的左右,那将会让RC的人类再一次发生改变,这样一来新时代的NewType们便会在和平中成长,如此走出失败的突破口就打开了。同时这也能理解为宇宙给人类的第二次机会,让从宇宙回归地球的人类有更多的时间来准备重新进入宇宙,继而开启第二个宇宙世纪(虽然根据《逆A》来看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了,但是这毕竟又是后话了)

《高达 G之复国运动》观后感(三):《G复国运动》的特点——宫地昌幸监督专访(十)

(本文为宫地昌幸监督系列专访第十篇)

作者:酱牛腱

——您在《伏》之后的工作中心以TV动画的分镜为主。不知您作为分镜,和作为监督的心态有什么区别?

宫地 原来如此,这个问题问得很刁。会涉及到一些很沉重的内容。为什么我最近只做分镜呢?因为演出处理是要求非常严苛的肉体劳动,如果对作品没有爱的话,是很难撑下来的。而老实说,我最近很难遇到能让我去爱,能让我投入进去的作品。说句心里话,比如当年的《交响诗篇》,那是一部让我和吉田健一先生满怀热情脱光衣服全身心投入进去的动画,我们当时恨不得把这片劫持下来当成自己的片来拍。而现在这种动画我已经完全遇不到了。但这并不是说我对现在的动画完全不抱希望,比如说最近我参加的《宇宙丹迪》。参加的原因是渡边信一郎监督直接找到我希望我参加。因为他对我寄予了全盘的信任,所以《宇宙丹迪》对我而言也成为了非常开心的工作,更何况这部作品制作过程和成片结果也非常之有趣。但是《宇宙丹迪》以外的作品实在就有点…很多片我都想不通为什么会找我来做,动机我不太懂,而作品的制作日程也很胡来。

所以我得到的结论就是,与其说上面那么多废话,还不如自己来当监督导片。于是这些年我准备了很多原创企划,找动画公司投稿,为了就是自己当监督。当然投稿肯定有成功和不成功,这几年我算是一直在折腾。我制作监督企划的同时,自然就会参与其他的片子。但是过去那种哪怕自己不当监督也能让我觉得非常有趣的工作,在我看来这几年是越来越少了。不知是这个世界变得无趣了,还是我自己变得无趣了。然后因为我以前当过监督,造成我看到别人的作品,就忍不住想提意见。就像之前提到的,我心中会存有一种想把别人的作品抢过来变成自己的东西的想法。然而我本来是被叫去帮别人做片的,抢过来自己爽这种行为我想归想,真要下手做的话有点太过丑陋,我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综上所述,我觉得帮别人做片,最折中的距离感就是做分镜。对于作品的干涉程度就是一个手指搭在作品上的感觉,不会太深入,但也不会太脱离。然后在帮忙别人画分镜的同时,我继续酝酿自己的原创企划,拿去各位制片人那边投稿,双线进行。

——原来如此,这和您画分镜时使用多个笔名有没有关系呢?

宫地 我换笔名老实说没有太深的意味。但是我觉得既然我无权干涉脚本,那我就无法对这部作品负责。所以说极端点的话,除了自己担任监督的作品以外,我基本上不希望作品中出现自己的名字。然而真要这么搞的话,我自己的履历就会几乎变成白纸一片。这让我挺矛盾的,唉,如果能一狠心退出业界就好了(笑)。然而有这样一个情况存在,对于一部没有爱的作品,我可能不喜欢,灵魂上无法投入进去。但一旦进入制作,我有技术有能力,我可以单靠技术把这个片做出来。我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太过虚伪,简直就是难以饶恕。

对这件事情我举个例子,两三年前我参加的一部TV动画,作品名不能明说。那部作品里有一位美少女士兵角色,她对逃难的孩子说了句台词,大意是:“我们会用军队打倒敌人,保护你们的未来”。结果这一卡把我给憋住了,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想画,当时差不多停滞了整整三天没有动笔。因为我觉得这个太假了我画不下去,然而这台词就是原作漫画的剧情,我又不能随便下笔改。当时我就想,万一这集片被非法传到网上,中东的孩子看了后会怎么想?当时我算是纠结坏了。

然而我纠结着纠结着,忽然转念一想,我最初进入动画行业时的理由是“我相信影像的可能性”,那时候叫一个壮志凌云。然而这么多年下来这壮志根本没什么用处,我志向再怎么高,画出来的分镜还不是被20万日元一集买断?我的壮志早就已经撞得头破血流了好不好,这样的我现在跑来纠结什么分镜不合胃口,这岂不是毫无意义?与其纠结,不如不负责就好了嘛!于是我果断换成了笔名,结果这笔名一换,分镜马上就刷刷刷地画出来了,也成功赶上了交期。大家都很开心,粉丝也很开心,万事OK,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所以说,这件事的问题最终还是在我自己身上。一旦当过一次监督,我会由责任感,我觉得冲着“宫地昌幸”这个名字来看我担任分镜的一集动画的观众会期待通过这一集来了解我想要传递的思想。然而如之前所说,我没能干涉脚本,我并没有干涉作品思想的能力。观众的期待太过沉重,这责任我无法负担,所以我才选择了使用笔名。所以你问的笔名问题主要就是因为我陷入了这样的矛盾,仅此而已。

——原来如此。其实一般而言,如果演出家对于脚本产生了疑问,有没有提出修改要求的余地呢?

宫地 这个只能说要看监督的器量。比如说富野监督是个很大气的人,如果我对他说某句台词我无法接受的话,他会倾听我的意见,然后来寻找新的解决方案。然而说老实话,现在的动画制作现场恐怕很少会有这样的监督了。你问我为什么知道?现在的动画监督要么和我一个年纪,要么就比我更小,所以我能猜得出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嘴上虽然不会明说,但我能感受到他们的潜台词:“您说的这个改动也太麻烦了吧,我可不想给自己没事找事。”现在这些监督基本都是这样一种表现,他们不会选择和我一起去战斗。但如果是富野监督这样的大气监督,他就会说:“这个有意思,你说的没错。你肯这么直率地提意见我很高兴,我现在就把你的意见提交给上面,一起来想办法改动吧。”然而这样的人现在实在太少,大部分人都是“太麻烦咱别折腾了,努力也要有个度,在可能的范围内搞搞够了嘛”这么一个态度。我对于现在这样的环境实际上是感到非常心酸的。我不会想和这样的人合作作品,我更喜欢能提意见,能倾听意见的人。我希望能和这样的人多多亲近,而我在我自己制作作品时也会要求自己保持这样的工作态度。当然这依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只能说这就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某种意义上我已经绝望了。

——您说的资本主义是指?

宫地 比如说吧,现在经常有这样一种情况,原作漫画的动画化,实际上就是原作的宣传工具。那么考虑这一层出版社和动画公司的关系,台词肯定是不能随便改的,人设当然也不能随便改画风,脚本也是一样。所以就有特别好笑的情况,漫画都已经在那儿了,有些人居然还把漫画的画给去了,单单把台词抽出来打进Word,然后跟我说这就是剧本。我就懵了,为啥要把漫画重新文字化?有啥意义吗?把漫画文字化,然后把文字化的剧本重新画成分镜,那还不如直接就把漫画给我让我画成30分钟的分镜多好?然而并不能。现在的动画制作就是在诸多限制之下,变成了这样一种死板的流水线,当然我个人并不打算对这一点做过多批判。我的态度很简单,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这里面也有个时机问题,所以我也急切希望早点启动我自己担任监督的作品,不然确实憋屈得很。

——那您在您担任分镜的作品中,或许就不会做一些实验性的挑战了?

宫地 单是用分镜设计镜头,自然可以让动画变得更为有趣,但这些都是技术,是套路。我个人的追求更多是在内容方面,现在很多作品在内容上没法让我喜欢。倒不是说我讨厌美少女题材或是萌片题材,只是说现在的故事内容模板化,角色形骸化。感觉都是编排好的,作品中没有表现出角色的“心”。这种作品一多,我看着觉得好累。

——非常感谢您的回答。恰好说到这个问题,我们来聊一下您也有参加的富野监督的作品《G复国运动》。这部作品的台词和演出的富野风格非常强烈。大量省略造成观众必须时刻集中于作品,看得很累然而非常有意思。不知对于这种表现手法,宫地监督是怎么理解的?

宫地 富野作品和吉卜力的话题其实都有比我更适合回答的人,这个问题老实说对我而言非常难以表达,回答起来有点累。在我看来,富野监督的作品就像刚才说的,是我许久没有遇到的不用笔名而是用本名参与的作品。这是因为他的作品所表现的内涵太过丰富,他的作品是经过调查研究的,内容经得起推敲而不虚假。举个例子,我可能在别处也提过,富野监督在脚本里写了这么一段:男主人公回到故乡,然后别人给他看双亲当年的照片。结果他直接在脚本里写了这么一句:“照片被油纸包着”。看到这句我就回想自己的小时候,重要的照片确实是用油纸包着的。这一句话顿时让这段剧情既真实而又丰富,作品的立体感就出来了。我估计其他动画如果要拍这么一段的话估计画面都是千篇一律的——照片放在相框里,摆在外面。然而富野监督就能在这种时候拿出油纸,油纸可以防潮,当年我们都用来保存重要东西。所以只要看到油纸,观众就能理解这里面包裹东西的重要性,而且注意到这件东西被保管了很长的时间。这一句描写瞬间让我们看出这照片的历史,看出保管照片的角色的为人处事和生活背景,这演出水平实在是了不起。就像这个例子说明的,富野监督写故事的时候,他会考虑很多东西,“这个角色的想法”、“这个角色平时以什么为工作过活”、“这屋子的厕所设在哪里”、“这屋子里居住着怎样的家庭”等等。他的作品不会有那种胡来的设定,比如说忽然登场一个发色不一样的姑娘说我是你妹妹。他的作品都是在深思熟虑后制作的,这也是我许久没有遇到的在制作上如此用心良苦的作品。所以我毫不犹疑地就全身心投入了他的作品之中。

所以我觉得富野监督的作品的厉害之处还是在充满厚度的表现。他是想表现才做片,他有一种不表现就不舒服的冲动,他的作品里面有着灵魂。但是回到之前的话题,如果你问我,那我是不是喜欢富野监督作品的一切?那我觉得,自我参加《返乡战士》以来就一直强烈感受到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富野监督的作品节奏实在太快了。我们其实应该让高水平的画在画面上维持更长时间,高水平的画哪怕慢慢地看也是很有味道的。但是可能和富野监督的经历也有关系,他的分镜是以低水平的画为前提的,所以他喜欢赶着往前走,趁大家没看出原画的破绽赶快换下一个镜头。所以实际上在《G复国》的制作中,我看到吉田健一画得那么好的画一眨眼就被翻过去了,老实说我觉得挺可惜的。

而关于富野监督的省略法究竟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这么说算不算得上回答。我个人认为,富野监督的一项风格,在钢弹和《传说巨神伊甸》和其他早期作品中都有体现,那就是他非常擅长做总集篇。先做一部长篇TV,然后把TV给改成两小时的电影。这个压缩,摘要,做总集的水平他无人能及。一般说总集篇,大家都会联想到单纯介绍前情提要那种大纲式的风格,但是富野监督做的总集篇是“电影”,水平非常高。所以我觉得,富野监督或许在《G复国》做了这么一件事情,他直接从零开始做了一部总集篇。以前都是一个年番他给改成两小时的总集篇。但是这次他是一上来直接做了26集长度的总集篇。而另外一点,可能是因为这部作品的准备期间实在太长。他料理做得太多了,碗里放不下了。所以他只能把在漫长的准备期中做好的料理给压缩剪辑,整成26集,所以成片的节奏感才会那样地目不暇接。所以我看富野作品的时候总喜欢说一句玩笑话,富野监督把作品压缩打包发给我们,我们要在本地解压缩(笑)。收到压缩包后我们把它解压,然后泡点水让它胀开点儿(笑)。我个人觉得这就是富野监督作品的欣赏方式。

——非常感谢。按您的说法,《G复国》一开始就是按26集准备的吗?

宫地 我想应该是按26集准备的。然后准备期间一长,就觉得这个也想做那个也想做,因为搞创作的都喜欢发散,这创意的量就涨上去了。准备期较长这件事情也是吉田健一先生告诉我的,我估计那段时间内他们做了非常多的素材。所以那部作品的密度会如此之浓厚。

(未完待续)

《高达 G之复国运动》观后感(四):富野大光头,你很强……

弃番啦!不看啦!不找个地方吐槽一下我简直要憋疯了!富野大光头你复出就是想要做一部这样的作品吗?高达不是一向以揭示战争的残酷性,反思人性的作品吗?这次你想搞什么啊!一点战争的厚重感都没有,主角被人俘虏后,对敌方一点敌意都没有(就因为看上了敌方的妹子?),反而开着高达帮人家打特意来救自己的救援队,每次都下死手,完全不考虑对面有可能是自己昔日的同学朋友。终于有一天玩脱了,击毙了自己昔日的老师,这顿痛哭流涕。本以为他能开始思考自己行动的意义了,没想到下一集跟没事人似的。

都说看动画不能上帝视角,要揣摩人物在当时环境下的心理,进而理解人物动机。这片子看的我是一点都理解不了……我要是被敌人俘获硬推上战场打仗,而且还手刃了一位昔日旧识,那我肯定留下心理阴影,下次你拿枪顶着我,我也不帮你们了。这主角,回去哭了一通,第二天乐呵呵的又去了……

《高达 G之复国运动》观后感(五):我们真的如此单纯?

文/古稀Hyde

优酷土豆为本片命名为《敢达 Reconguistain G》,一般译为《高达 G 之复国运动》,富野由悠季监督制作。

故事“与机动战士高达系列曾使用的宇宙世纪舞台所不同的是,本次的作品舞台名叫里基路德世纪,是宇宙世纪结束后开始的下一个世纪。”经历一场几乎把人类文明毁灭的战争后,幸存的人类建立了里基路德世纪,这个世纪的人类刻意防备战争,希望大家能够和平生存下去。人类的复兴和发展的能源是靠宇宙脐带教提供的光子电池维持的,脐带教在地球的代言人被称为法皇。首都塔和位于首都塔的宇宙轨道电梯是运输光子电池的唯一途径。

我们的主人公贝鲁利是守护宇宙轨道电梯的战士之一;贝鲁利的姐姐艾达则因为认为首都塔把持能源造成社会不公要进攻首都塔抢夺电池,她所在的组织是海贼部队;人类之中自然也有狂人,亚美利亚的总统便担任这样的角色;在地球外的月球殖民地永贺和金星地球圈也生活着一群人,他们执着地执行着回归地球运动,这就与“复国运动”切题了。这几派人,还有一些其他小派系围绕着地球回归运动展开了一场较量。

在这场较量中,男主贝鲁利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他是首都塔运行长官的养子,永贺基地显赫的雷汉顿家族的孩子,他失散多年的的姐姐艾达又是海贼部队的成员,海贼部队的成员实际是亚美利亚军,最高长官是休冈总监——艾达的养父,总统的儿子天才尼克也是成员之一。后面的剧情发展是,贝鲁利和姐姐艾达组成一股力量,利用亚美利亚的海贼部队的力量游走于各大力量之间,不时相互战斗,根本不归属任何力量。

贝鲁利和艾达的理想是阻止人类的战争,维护世界和平。他们的依靠是雷汉顿家族生产的 G-Self 机体,在设定中这几乎是无敌的机型,是贝鲁利的金手指。后来他们认祖归宗,又获得了家族的一些力量,最终靠着牛逼的背景和主角光环,极不情愿地以暴制暴,最终他们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我虽然也勉强算是日漫迷,不过高达系列动画片我还真没看过,不知它的定位是否是全年龄段。看完整部动画,我个人感觉,本篇不适合高中以上的朋友观看,最适合的人群是小学生,因为他们只要看到有激烈的打斗就觉得精彩了,初中生已经对动作不太感冒了,要理清动画的逻辑又有点难,而对于高中生以上的朋友,一旦理清了逻辑,会觉得本片简直没有逻辑,大失所望,破坏儿时的高达记忆。因为逻辑混乱的剧情设置,本片最多能给三星评价,其中两星要给画风。

在观看的过程中我就被憋出内伤,故事情节和细节真心让人大呼看不懂。比如各个力量对待人质的态度,那绝对是善待俘虏,基本不看管,好吃好喝供着,甚至可以自由行动,故事中的主要配角们被抓后,在这样的条件下多次在敌营偷得新研发的机体,得以逃跑。最初守护宇宙轨道电梯的候补生,我们的主人公贝鲁利被抓后,首都塔组织力量去救他,他竟帮着海贼部队抵抗。所以一开始就是一场熟人间的自相残杀,后来的假面大尉是贝鲁利的学长,策划永贺基地地球回归运动的是首都卫队防卫部大佐昆帕,贝鲁利也遭到过被当成伙伴的女医生费拉米的袭击,这就算了,他的好朋友玛尼居然因为喜欢假面大尉,就要杀死贝鲁利,是真的下狠手啊,让我见识到女人为了爱情是多么疯狂。在最后,天才尼克知道自己被父亲利用,亲手杀死了父亲,这样的桥段,真的有利于少儿身心吗?

总结上段,各个力量间好像有深仇大恨,非要置对方于死地,但是又优待俘虏,毫不戒备,有了背叛行为,事后也不追究,大家继续做朋友。这样前后不搭的剧情,是编剧家小学六年级的小朋友写的吗?随心所欲,我控制的世界,随我高兴,想怎么就怎么样?过家家呢,今天嫁给小明,明天娶了小华,后天恋上小红?之所以能够看完,一是那段时间处于日漫空窗期,二是我不断用这个理由安慰自己:他们是宇宙世纪结束后的里基路德世纪,人类整体经历过生死,所以回归单纯,虽然恶在爆发,但是“性本善”大部分得到保留。

我这个人够随便了,从来不要充足的理由,只要给我个理由我就接受了,但是《敢达 G 之复国运动》的剧情变化真的烧脑虐心啊。所以最后我想请看到本文的敢达迷给我科普科普,不要让我的世界观崩塌啊。

TAG:
相关商务文书